搜索:

南非美景 在开普敦海边摸鲍鱼wap

开普敦海边摸鲍鱼

  开普敦海边摸鲍鱼

  提起南非的海产品,大家首先想到的肯定是举世闻名的“南非鲍”。“南非鲍”因个头大、品质高,一直在国际市场备受青睐。两年前,在开普敦好望角附近的海边,记者曾有幸捉过活鲍鱼。当时一阵大浪过后,在海滩上出现了两个奇怪的贝壳,拿给当地人看过后,才知道原来是被海水冲上来的鲍鱼,当时鲍鱼已被南非政府禁止捕食,随后被我丢回大海中放生了。

  其实在南非“禁捕令”之前,很多中国旅行团在游览开普敦时,总会有一项“活捉鲍鱼”活动,导游会带着团员去海边捉鲍鱼,捉到后带回酒店用白水煮着吃,十分鲜美。但后来,南非政府发现很多走私团伙,将大批鲍鱼走私到其他国家牟取暴利,于是下达了“禁捕令”,所以再在海边捉到鲍鱼后必须放生,否则属于违法行为。

开普敦蔚蓝色的梦

  德班钓上“癞蛤蟆”

  在南非著名海边旅游城市德班,花钱租上一艘快艇到印度洋钓鱼,是一件异常惬意的事情。今年2月,记者曾到德班拜访一位朋友,当时是南非的夏季,著名的黄金海岸上挤满了世界各地的游客,很多钓鱼爱好者在这里垂钓。看到不少钓客在海边就收获丰富,在朋友租到快艇前,我也迫不及待地在海边栈桥上下了饵儿,等待十几分钟后,竟然钓上来一个癞蛤蟆模样的东西,吓得我想要把它丢回海中。

  未料身旁一位60多岁见多识广的渔友说,你这是钓上了一只比较罕见的鱼,叫做“Lophius upsicephalus”。后来我回家上网查了资料才知道,它的中文学名叫做“安康鱼”,相貌丑陋,属于“雌雄同体”,雄鱼出生后不久即寄生在雌鱼身上,雄鱼一生的营养也由雌鱼供给。别看这种鱼模样吓人,但肉味鲜美,在日本北方就盛行吃,特别是鱼肝更受欢迎,食后御寒,是冬季高级滋补佳品。

  不幸的是,当时钓上来的“癞蛤蟆”吸引了很多人围观,有一位巡逻警察也过来凑热闹,他说这条鱼没有长到食用长度,必须要放生。于是只得把它丢回海中了。等朋友租来快艇后,我们便开到广袤的印度洋中垂钓去了。三个多小时下来,收获倒是不小,很多鱼儿都叫不上名字,小鱼都被放生了,否则若被警察抓住,会被冠以“捕食不符合食用长度的鱼类”的罪名,可是轻则罚款、重则坐牢的。

南非开普敦

  “飞蝇钓”悄然流行

  在南非,目前正在流行的一种钓鱼方式叫“飞蝇钓”。“飞蝇钓”与普通垂钓的最大区别在于钓鱼时的“动与静”。普通垂钓,是要把鱼钩和鱼饵深入到水中,然后坐在岸边或船上静静地等鱼儿上钩;飞蝇钓则不同,它要求垂钓者不断在水面上晃动鱼线和鱼钩,整个过程是动的,让鱼误认为水面上晃动的鱼饵是飞动的小虫子,然后自动浮上水面咬钩。

  南非的“飞蝇钓”虽然规模尚不如新西兰、美国阿拉斯加等地,但经济实惠,再加上南非自然风光无比幽美,每年吸引大批海外钓客前来一试身手。由于鳟鱼在海水、淡水中均能存活,因此在南非的海边城市和内陆城市,均出现了大小不一的“飞蝇钓”旅游点。据统计数字显示,该项目每年能为南非带来2900万美元的收入,除去“飞蝇钓”景点外,还带动了渔具业等相关产业发展,创造了大量就业机会。

  当然,该旅游项目也遭到了一些生态学者的抨击。生态学者发现曾是东开普省最常见的鱼类“圆鳞攀鲈”目前濒临灭绝,除去环境污染外,这还与“飞蝇钓”引进南非内陆有关。原来,鳟鱼并非南非淡水中的本土鱼类,是因为“飞蝇钓”的需要才被引入淡水,未料鳟鱼适应性强且生性凶猛,把圆鳞攀鲈都快给吃光了。生态学者认为,正是南非出于经济利益的驱动而发展“飞蝇钓”,这才导致了圆鳞攀鲈濒临灭绝,要经济还是要生态,这是南非面临的重要抉择。

热点标签: 中国 酒店
发布时间:2012-04-10 16:49:09
尚趣搭配秀
热门标签
潮人最爱